乐文小说网 > 一生一世美人骨 > 33第三十节一如你初妆3

33第三十节一如你初妆3


33第三十章一如你初妆3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一些天生的敏感度,尤其是对人的态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稍有微妙,就有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她想,小仁忽然来探望她这位未来的兄嫂,一定不只是如他所说的“顺路”。小仁吃住比周生辰要讲究不少,或许因为是周生辰叔父唯一的儿子,虽然过继给了周生辰母亲,却依旧宠爱的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举手投足,多少有些侍宠而娇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对时宜倒真像有好感,起码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友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小弟弟过来,顺路来带来了一箱子衣服,搬到时宜和美霖住的房间。搬箱子的人前脚离开房间,美霖后脚就打开了没有缩的箱子。满满一箱子的衣物,从贴身的到外边穿的,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宜穿过王家人做的衣服,知道他们喜欢在袖口的内侧缀两粒珍珠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翻了两下,就明白这些衣服都是王家人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美霖还在翻看衣服的时候,就有人又搬来了整箱的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听哥哥说,昨晚听到奇怪的声音,”小仁简单对她简单解释,“所以如果有可能,接下来的两天,我们就尽量避免喝这里的水,吃这里的饭。这些,和我同来的人都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严谨?”时宜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仁也笑,半真半假地回答她:“不管是陰间鬼,还是陽间鬼,周家人都遇到不少,自然也学的小心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宜只当作是玩笑,随口逗他:“你遇到过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岂料小男孩竟没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他的表情没觉什么,可时宜总觉得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她和周生辰电话时,说到了这件事,周生辰略微沉吟:“小仁的母亲是一次意外死亡,而且原因有些特殊,所以他有时候说话和做事,会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周生辰的解释很含糊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,时宜并没有听懂,她难得追问他:“是什么原因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宜想了想,又说:“这些事,我迟早要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家有些特殊,资产96%都在海外,也会有些陽光以下的生意和朋友,”他说,“小仁母亲的家庭,虽然和我们是世交,但她个人嫁到周家的原因,主要是因为想要调查周家的一些事情。后来是意外死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宜靠在窗边,继续听他补充说明这段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□年前,周生仁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,他曾和父母一起登上一艘赌船。赌船是周家的,当时为了分配一个归属不明的需床,周家牵头做了这场交易,而小仁的母亲也在这艘船上被发现后,被家族处决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时为了不给小仁带来影响,将这件事做成了“意外身亡”的假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当小男孩慢慢长大,有些真相自然会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他才会对“陽间鬼”这个话题,保持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惊讶于周生辰对自己家庭的描述,却没有多的追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过往那些串联起来,她越发觉得,自己和他生活的环境根本不在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某些方面来说,我并不是周家的人,”周生辰说,“等这件事结束,所有人和事都会回到最初的轨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你并不想继承周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完全没有打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身边,有人在用她不懂的语言说话,看上去像是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宜没有再说什么,结束了这场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窗外的风有些大,在水面上打着旋儿,吹起渔船里船客的衣裳。随之而来的,自然是嬉笑吵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,她理解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周生辰两世的信念都是扭转大势,少些不幸的家庭,那么她这两世就简单了很多,她信他,也会一直站在他这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次日晚上,是这次比赛的最后决赛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仁表示要去看,时宜一本正经告诉他不能特殊化。比如只能单独入场,坐在媒体席的一个角落,她以为这个骄傲的小男孩不会遵守,没想到他真的来了,就一个人,还带着本书。时宜坐在评审席上,大部分时候照顾不到他,等比赛结束时,才得空去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翻了眼他手里书,竟然外文教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没仔细看内容,扫了眼眼熟的公式,是物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后,想学物理?”时宜终于在他身上看到了普通人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小仁颔首,合上书,平放在大腿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挺好的,”她低声说,“这些学的越深入,学科分界就越不明显,说不定以后你能超过你哥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我不可能超过他,”小仁笑,而且难得略带腼腆,“他是天才,12岁收到深造邀请,14岁进大学,19岁舀到化学工程博士学位。我已经14岁了,可还没有进大学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段话她听过,从周文川的口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显然小仁说的时候,是真的很自豪,还有分明的崇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这样啊,”时宜故意装作刚知道,配合着,惊讶着,“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很厉害,”小仁看她,“要不然,我二嫂也不会现在还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嫂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佟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”她笑,“我听说过,她们以前有过婚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”小仁倒没有想法隐瞒,“佟佳人也是我生母的姐姐,总之,关系很复杂。当时因为我生母嫁给父叔父她自己主动取消了婚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是她主动的?

        时宜噢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也只是我听说的,那时候我还没出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因为话题牵涉到周生辰,小仁难得话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时宜陪他说了会儿话,倒是认真翻看了看他的那本书,不太能看懂。这个孩子看起来一部分也和周生辰很像。她想,如果小仁能有机会跟着周生辰读书,说不定,这些被家族培养出来的“骄娇二气”,可以彻底磨平。


  (https://www.lewenwuxs.com/9/9434/19451166.html)


1秒记住乐文小说网:www.lewenwuxs.com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lewenwuxs.com